廊坊配资 游资博弈助推妖风再起“任性”上涨难持续

2017-10-07 16:49:47 点击数:

游资博弈助推妖风再起“任性”上涨难持续

文丨第一财经日报

金融之家6月23日讯, 目前市场风险偏好适度上升了些,而此前被爆炒的妖股股价跌幅较大,博弈资金再度借势拉升,其中可能存在庄家自救行为。

消停一段时间之后,以特力A(000025.SZ)、煌上煌(002695.SZ)等为代表的老妖股近期再度 妖性 发作,在A股市场上刮起一阵 妖风 。但两者在停牌自查复牌后均出现股价下挫,出乎意料的是6月22日尾盘,特力A急拉翻红涨4.91%。

以特力A来看,其此轮大幅上涨行情自6月2日创出股价阶段性新低开始,并于6月8日开始拉出4个涨停板。而其上一次拉出4个涨停板是在2016年6月份之时,这是特力A操纵案被重罚后的一次顶风作案,此后至这轮行情开始的一段时间内整体处于震荡下跌态势。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沉寂的妖股们再度活跃起来?多位私募人士认为,目前市场风险偏好适度上升了些,而此前被爆炒的妖股股价跌幅较大,博弈资金再度借势拉升,其中可能存在庄家自救行为,但是在目前监管层对炒作之风仍旧保持高压态势背景下,妖股难持续上涨,所以会出现大涨之后下跌的现象。

妖风再起的背后,到底是何方资金在肆意妄为?查阅龙虎榜信息发现,妖股的暴涨背后多是游资在博弈,以对倒、自买自卖等方式玩起击鼓传花的游戏。

妖股再现活跃

时隔一年左右,特力A再度以连续涨停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视线。而特力A并非孤军奋战,煌上煌、西部建设(002302.SZ)等妖股也在近期迎来一轮上涨行情。

6月2日,特力A跌出阶段性新低31.35元,这是自2015年9月中下旬以来的最低股价。而特力A曾在2015年12月10日最高冲至108元,随后便开始了震荡下坡之路。但6月2日开始,特力A的股价又开始了 V 字拉升,用四个交易日企稳之后,于6月8日起连续拉出3个涨停板,6月13日十字星短暂停歇后,又在6月14日继续涨停。

特力A上一次出现类似的连续涨停行情是在去年6月份。2016年6月23日起,特力A一口气连拉四个涨停板。就在这疯涨气势蔓延之时,监管层的一纸关注函使得特力A 熄火 ,停牌核查相关信息。

如今的特力A也一样,在连续涨停之后停牌自查,但6月21日复牌当日股价便重挫6.03%,6月23日低开不久后急速翻红,无力支撑后盘中一度处于跌势,但意料之外的是尾盘出现急速拉升,最终涨4.91%。不过,从复牌后这两个交易日的累计涨跌幅来看,仍旧处于跌势,跌1.42%。

特力A的剧情在煌上煌上如出一辙。同样是6月2日,煌上煌股价出现阶段性新低14元,这是自2016年8月8日以来的最低股价,以前复权的方式看,其间的最高股价35.72元诞生在2016年11月3日,这意味着该股其间遭遇腰斩。

煌上煌此次 妖性 大发则是经过了6个交易日的逐步爬升,在6月12日开始连续拉出三个涨停板。但和特力A一样,6月15日起便因股价异常波动停牌自查,但复牌时间较特力A早一天。6月20日复牌当天,煌上煌依旧保持涨势,但是此后的两个交易日连续下跌,累计下跌9.08%。

相较上述两只老妖股,西部建设则是今年新晋 妖股 ,3月中旬开始 妖性 发作,从每股11元左右的价格最高冲至26.14元,股价翻番。在5月份股价近乎腰斩之后,6月份再次腾飞,于6月13日开始至今拉出3个涨停板。但自6月20日开始,冲高无力,股价开始不断下跌。

几乎处于同样的时间,新老妖股集体再度活跃起来,这背后到底有何催化因素?一位北京的资深基金经理认为,目前市场风险偏好适度上升了些,可能是市场也慢慢习惯了现在的监管环境,且近期监管的态度也稍微释放出了友好的信号,比如对并购重组的态度。

从妖股自身的特性来看,一位深圳的私募投资总监认为,近期妖股又开始活跃可能是因为前期股价跌幅较大,且这些个股股性活跃,所以存量的博弈资金又开始借势拉升。

目前游资处于相对活跃的态势,妖股跌到一定程度,也可能存在庄家自救的情况。 上述基金经理表示。

而对于上述妖股在大涨之后又集体出现下跌的现象,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这一现象可能与近期疑似 温州帮 操纵股价被查有关,存在较强的威慑力。

游资超短线套利

妖股如此兴风作浪,背后到底是何方资金在肆意妄为?梳理龙虎榜数据发现,妖股的暴涨背后多是游资在博弈,以对倒、自买自卖等方式玩起击鼓传花的游戏。

特力A在此轮大涨行情中,四度登上龙虎榜,前五买卖方均为游资,前期游资短线套利的现象非常明显,前一日为买方,次日后便悉数变成了卖方。

在特力A6月8日的龙虎榜数据中,前五大买方为东兴证券上海肇嘉浜路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淄博分公司、华福证券深圳市深南大道证券营业部、财通证券淳安新安大街证券营业部、中信建投绍兴胜利东路证券营业部,分别买入1609.53万元、1249.29万元、1106.65万元、1062.98万元、561.90万元。但是这些买方到了6月9日便全部成了卖方,分别卖出1700.97万元、1292.52万元、1111.58万元、1121.13万元、570.12万元,且买入金额和卖出金额相当。

类似的超短线操作现象在特力A6月9日和6月12日两个交易日也再度出现,犹如一场接力赛。6月9日,华福证券泉州田安路证券营业部、招商证券深圳蛇口工业七路证券营业部、华泰证券湖南分公司买入一定金额之后,在6月12日便卖出大致的资金量。

不过到了6月14日,在特力A这只股票上,出现短线买卖现象减少了,开始出现一些新的面孔,不过前期对倒卖出了的招商证券深圳蛇口工业七路证券营业部再度买入。

煌上煌在这轮大涨行情中也四度登上龙虎榜,四个交易日前五买方均为营业部席位,前五卖方席位中则仅6月12日出现一机构席位。与特力A的情况类似,炒作煌上煌的游资短线炒作现象也非常明显。

煌上煌6月12日的前五买方中有四个营业部席位成为了6月13日的四大卖方,同样的,在6月13日买入煌上煌的四大买方在6月14日成为了四大卖方。6月21日,煌上煌的前五大卖方和6月14日的买方重合度不是特别高,但主要还是前期的一些营业部在持续卖出,买入方则出现一些新面孔。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游资既参与了炒作特力A也同时是推高煌上煌股价的背后推手。华福证券泉州田安路证券营业部、长城证券仙桃钱沟路证券营业部,而海通证券杭州文化路证券营业部则在特力A和煌上煌近期的龙虎榜中为坚定的卖出者。

对此,上述私募投资总监表述,上述两只股票主要是存量游资通过短线炒作获利,但在当前监管层对炒作之风保持高压态势的背景下,妖股很难出现像以前那样持续疯涨的情况,投资者需要谨慎投资。

还历历在目的是,去年4月份证监会对特力A操纵案进行了通报,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深圳市中鑫富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投资者吴峻乐通过集中资金及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所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合谋操纵 特力A 、 得利斯 股票价格,反向卖出获利。最终涉案方累计被罚没约11亿元。


  微信号:南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