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基协失联平安信托:折射大资管分业监管割裂何去何从? 主力资金流向软件

2017-02-02 17:19:23 点击数:

2017年1月1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公告,根据2016年2月5日《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106家机构被列为失联私募机构,并给予5个工作日反馈时间。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的是69家机构中平安信托赫然在列。首先需要定义这里的 失联 仅指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之后,协会通过预留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均无法与公司取得联系。从协会的角度这是非常正常的处理方式, 我都尽力了就是联系不上,只能按照程序走公示 。

平安信托的回应是:去年9月份已经注销,而且发行的所有产品都已经在银监会报备。

放在更加宏观的背景看,实际上这只是大资管行业混业经营但分业监管的一个很小的插曲。

基金业协会背景及混业资管各自备案登记管理体系

私募基金受基金业协会自律管理的监管授权非常清晰:

以2013年6月1日《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为转折点,将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纳入证监会监管范围。

2013年6月27日,《中央编办关于私募股权基金管理职责分工的通知》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监管权纳入证监会。

2014年2月7日,基金业协会颁布《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备案管理办法》;

2014年8月21日,证监会发布《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但是这里的 私募基金 仍然是狭义的由非持牌金融机构管理人发行的私募产品。如果是券商、基金专户,虽然也是私募性质,但其监管体系一直是按照证监会机构部的思路所主导,未来可能会逐部向基金业协会定义的私募基金监管体系靠拢。

如果是银行理财,不论其是否为200人以上还是200以下,从来不会理会证监会体系下的公募基金或私募基金的划分,因为银监会已经通过其规章制度建立起自成一体的资产管理帝国,也是整个资管市场的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类型。

其次信托管理计划,主要的依据来自信托法和银监会后来的相关管理办法,有自己的 纯正血统 ,本来就和私募基金业协会构建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备案体系本来也没有交集。

目前整个资产管理行业,除公募基金外,大致可以分为银行理财、信托计划、券商资管、基金专户、私募基金、保险资管、期货资管等几个大类;其中银行理财和信托计划归银监会监管,券商资管、基金专户、期货资管和私募基金在证监会监管体系。基本上银监会和证监会各自一套,施行完全不同的标准:包括合格投资者、登记备案系统、投资范围、是否区分公募和私募、托管、信息披露等都是各玩各的。

信托和银行理财的股权投资路径和私募管理人备案之路

关于信托公司在基金业协会备案,这还要回到2015年初开始,陆续有42家信托公司在基金业协会备案了私募基金管理人身份,但真正在协会备案发行产品的非常少。

笔者通过协会的公示数据查询,目前在协会备案的信托计划一共144条记录,但绝大多数都是 暂行办法实施前成立的基金 ,也就是在2014年以前设立的。

信托公司发行产品必须在当地银监局备案,随着中信登的成立,未来将统一通过中信登做权属登记,并尝试质押、流通转让。那么当初为何有那么多信托公司急于去协会备案。银监会一直以来也没有急于撤回信托在协会的备案?

1、其实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备案实质上仍然是在国内金融系统内根深蒂固的 牌照思维 和 壳资源文化 ,不论是交易所席位、证券账户、各种金融资质还是正式的金融机构牌照,如果能够抢先一步拿到手,即便暂时也做不了业务也无妨。比如在2009年证监会暂停了信托开立证券账户后,存量账户即便没有太多业务但这都属于是可以出租的宝贵资源;又如上市公司业绩再差也可以卖出几十亿的壳价值;再如第三方支付经营不下去了,但是转手也是3-5个亿。在2014年到2015年这个时间点,尽管协会反复强调备案不是资质准入,不是牌照;但简单的流程,低廉的登记备案成本,让很多信托仍然抢先做了备案。

2、银监会对信托的态度和对银行备案的态度差异非常大

银监会对银行到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反弹力度显然远大于信托。2015年底直接撤回了所有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17家银行,但信托并没有撤回的动作。尽管自从2015年4月份之后并没有一家信托公司在协会登记过产品,但作为管理人仍然有42家信托在列。

文尾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42信托公司具体详细信息

银监会叫停银行理财在协会备案

2015年底多家商业银行收到窗口通知,监管部门将依法撤回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资格,至此半年来银行在基金业协会的备案嘎然而止。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到任何一家银行在协会备案。

1、监管格局现状

《商业银行法》规定 商业银行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 ,这限制了商业银行业从事权益类投资,但相对而言,笔者认为此限制应该仅局限于自营投资业务,如果银行理财和自营能做到比较好的风险隔离,并不妨碍理财资管从事权益类投资,现实中也普遍存在银行理财通过资管通道投资权益类产品。

但需要考虑到银行理财和基金法之间的微妙关系,现实来看,银行理财自称一体,号称资管行业带头大哥,但毕竟从身份来看似乎少了点什么;通俗一点说法,笔者认为银行理财依靠银行信用和监管套利野蛮生长,但总感觉还是缺点身份认证,银行去基金业协会备案并且如果真的发行产品,那么不论是未来潜在的监管改革还是现实的监管职责分工都回导致银监会比较被动。

2、一些现实的问题

当然也可以有一些其他理由,当前资产管理监管格局是严格按照法人监管原则进行划分的,直到2013年证监会发布《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证监会公告[2013]10号,2013年2月18日)向保险资产管理机构放开公募基金牌照,这样的划分才稍有突破;但即便如此,保险机构在申请相应牌照之前也需要获得保监会批复。

虽然新的《基金法》在2013年通过,按照公募和私募的性质划分整个基金管理行业的监管格局,但是信托和银行理财并不受基金法约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监督管理办法》对信托和银行理财更是毫无约束力。

银监会从2005年开始发布银行理财的基础性文件,大概有6部规章制度和30多个规范性文件,这构建起了银行理财的监管规则体系。

但银行开展私募基金管理人业务仍然有待明确的监管协调问题,以及风险隔离,资本计提,产品备案,适用的监管规则,相互嵌套等。

混业资管的监管思考

尽管从金融监管的最原始理论出发,资产管理行业的监管不应该属于银监会覆盖范围。或者回到更加宏观层面去思考,这是功能监管和机构监管的争论。按照功能监管的思路去重新思考定位的话,除少数可能引起系统性风险机构需要严格按照机构监管思路划分,以及大量以自身信用参与间接融资的保险和银行需要严格约束其投资范围和流动性风险管理,同时配备严格的资本充足率和偿付率指标监管。其他金融机构或类金融机构更多应该是按照功能监管的思路进行业务划分。如果前述银行或者保险希望从事非信用中介业务,比如资产管理业务则需要通过法人子公司进行风险隔离,隔离后应该是按照资管子公司的监管逻辑进行权责划分。

当然现实并不是这么简单,首先银行理财并没有一家真正实现资产管理子公司化,其次当前各家银行理财的实际操作仍然是过度依赖银行信用和银行流动性支持等;稀缺的信托牌照和严格的业务资格准入,信托公司毫不犹豫将从事的投资类和融资类业务定位在了影子银行角色,而不是简单基于所谓信托关系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 ,银监实施严格机构监管符合当下实情。证监会由基金法正统授权,通过基金业协会对 所有 的私募性质的资产管理计划的监管则是最接近 功能监管 角色。

央行从宏观审慎角度出发,将银行理财也纳入到广义信贷考核从而约束部分表外扩展冲动的银行理财增长,这是基于当下的银行理财风险积聚而采取的非常必要的措施。

所有上述的现实理由,一行三会监管每一项监管诉求都非常合理。但因此导致的合格投资者、投资范围、资本计提、风险指标、信息披露和风险隔离差异,尤其是各监管主体的差异加强了穿透监管的难度,从而引发整个资产管理行业通道业务爆发式增长,穿透极其困难,难以准确识别风险。

至于更宏大的监管改革这个话题,笔者不敢妄加揣测。但至少从资产管理行业而言,如果不希望在监管层面做大型手术,笔者认为至少在登记备案层面需要有一些微创疗法:即协调目前三套主要资产管理产品的登记备案系统,至少在数据标准上尽力做到一致,存在产品嵌套的情况下,登记人需要严格填报产品编码,从而实现系统相关数据的链接。从金融基础设施的统一监管层面,笔者认为央行相对更具备这样的条件,也符合此前十八大报告的诉求。

基金业协会备案的42信托公司


  微信号:南财